您的位置: 锦州信息港 > 健康

最强救世魔王 第五十章 打靶归来

发布时间:2019-09-25 14:19:15

最强救世魔王 第五十章 打靶归来

不过现在时子熙用的也就是最基础的脉图,她的脉力也只能够维持这么一个直径二十厘米不到的脉图。

李默看着时子熙的脉图渐渐成型,见时机成熟,于是对着时子熙说道“将手掌对准远处的靶子,心里想着将这些这幅脉图的雷灵子弹射出去。”

时子熙立马睁开眼睛,将脉图里的雷灵子一下子弹射了出去,一道苍白色的雷光束迫不及待的从时子熙的手掌前的脉图里窜了出去,歪歪的打在靶子旁边的大树上。

那颗前一刻还依然美丽的大树直接被时子熙的雷电给炸出了一个焦黑的小坑,像是刚被蹂躏过一般。

虽然没打中靶子,这算是初学者的一个小小的失误,依然无法掩盖住时子熙的进步,以及她现在发射出雷光束之后激动的心情。时子熙情不自禁的用两只小手抓着李默的胳膊兴奋的说道:“快看,快看,我会雷光束了。”

李默这人却是一点也不解风情,人家妹子拉着你的胳膊炫耀呢。他倒好,直接接了一句:“可惜没打中靶子。”这样尴尬的话语,使得本来开心的气氛也变得尴尬了起来。

果不其然,时子熙一听立马脸色一变放开了李默的胳膊,嘟起了嘴,脸上还有之前尚未消散的嫣红,此时的时子熙看起来煞是可爱。比起之前那种娴雅却又是另一番不同的风味。

时子熙狠狠的对着依然无动于衷的李默说道:“接下来,我们继续对练吧。我会用雷光束打的你满地找牙的。”

李默摊了摊手,示意无所谓,抬腿走到了那个靶子旁边,毫无防备的站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的,一副瞧不起时子熙精准度的嘴脸,伸手拍了拍和他差不多高的铁质靶子,意思大概是,来来来,朝这里打,看看能打中不。

时子熙看着李默的举动当然是非常的不爽,二话不说,便是将双手向前一推开始凝聚雷灵子描绘起了脉图,但是毕竟是新手,描绘脉图还不是非常的熟练,好一会才终于将这雷光束的脉图描绘好,脉图一好,时子熙立马操控着雷光束疾驰的奔向李默而去,可是,天不遂人愿,雷光束却是精准的打在李默旁边的靶子红点上。

李默望着雷光束刚好正中靶子红色,还觉得有点稀奇,刚才歪的那么离谱怎么现在这么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时子熙其实是瞄准的他那瞧不起人的嘴脸去的,只是雷光束脱手之后时子熙根本就掌控不住,于是便直直出朝着靶子去了,要不然的话,估计李默现在也就不会依然那么从容不迫了。

既然是对练,李默当然也还是会还手的,只见李默的血脉里的黑炎灵子立马出现在了身体之外,与空气中的火焰灵子交融着,不一会就描绘出了一副脉图,脉图一闪而逝,一颗黑色的火球出现在了李默的手心里,随后李默对着时子熙单手一抛一颗小火球就飞了出去,可是,飞在空中的小火球还在不断的变大着快要飞到时子熙面前的时候,已经是有大概半米左右大小了,那剧烈燃烧的黑炎看起来煞是吓人。

看着朝着自己疾驰而来半米大的黑炎火球,时子熙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其实这也没办法,毕竟时子熙之前才刚刚觉醒血脉,心态没有转变过来,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面对着火焰都会本能的惧怕。

不过,李默抛出的黑炎火球很是有水准,精准的打在了时子熙身前的地面上,并没有直接打在时子熙的身上。

时子熙这时才回过神来,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对着李默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和之前嘲笑自己打歪了的李默如出一辙。

可惜这个笑容并没有保持住超过一秒,黑炎火球撞击在地上爆裂了开来,黑炎直接附着在了时子熙裤摆上,直接将裤摆给烧没了才熄灭,休闲长裤立马变成了一条冒着黑烟的超短裤,白嫩嫩的大腿就那样红果果的暴露在空气中,展露在了李默的视线里。

“这腿能玩一辈子。”李默看着那浑圆丰满,并且白皙水嫩的大腿无耻的想到。

而时子熙也是终于发现了,李默那无耻的视线,看了下被烧成超短裤的休闲长裤,以及那裸露在外的白嫩大腿,有点羞恼。略带生气的对着李默说道

最强救世魔王  第五十章 打靶归来

“你站在那里别动,不许还手,我就不信我打不到你。”

于是这单方面的打靶就开始了,为什么要用打靶,而不是打李默呢?因为时子熙确实是专注打靶一万年啊,每一次时子熙瞄准的都是李默的猪哥脸,但是雷光束出去之后就像带了自动校准一样,准确无误的打在了李默旁边的靶子中心红点上。

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唐悦老师也是被这边奇怪的对练给吸引了过来,看着时子熙一直都稳稳的打在靶子上,却还是一脸苦恼的样子。

唐悦了解了一下时子熙为什么明明每次都打在靶子中心还一脸苦恼的原因,然后再看了下,站在靶子旁边那悠然自得的李默。于是对着时子熙小声说道:“要不你尝试的去瞄准靶子,说不定就能打中了。”

时子熙还真没想到过这种办法,反正死马当成活马医,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按照唐悦老师说的做了。脉图慢慢的描绘了出来,雷光束也从脉图中弹射了出去。本来是奔着铁质靶子而去的雷光束,中途却是稍微的偏差了一点,对着李默而去了,于是这道疾驰的雷光束便准确无误的炸在了,还在那里幸灾乐祸、怡然自得的李默的腹部上。

李默立马伸出手揉着被打得很是疼痛的腹部,脸上的笑容瞬间变成了痛苦的龇牙,委屈的看着时子熙说道。

“你还真下得去手。”

也还好一般觉醒了元素血脉的人,对元素都会或多或少的带有一定的抗性,而且时子熙也是才觉醒的血脉,不然光这一下就得把李默给打个伤筋动骨不可。当然元素也纯在着互相克制的关系,比如水火这不相容的两种元素就是绝对的对立关系。

时子熙看着一脸委屈的李默,只是默默的说了一句:“让你再嘲笑我靶心不准。”

说完这句话,好像一下午的不爽都消失殆尽了一般,时子熙现在的心情格外的晴朗。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有打靶归来这首歌的话,估计她都哼起来了。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看病价位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价钱多少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大概多少钱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得花多少钱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具体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