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锦州信息港 > 旅游

调查称大别山贫困地区陪读寄宿致教育成本上

发布时间:2019-06-15 03:58:27

调查称大别山贫困地区陪读寄宿致教育成本上升

近日在大别山区采访发现,对于部分农村学生和家长来说,虽然义务教育的学杂费免除了,然而,教育成本并没有降下来,反而出现某种上升势头,新一轮“上学贵”问题日益凸显。  随着农村优质教育资源日益集中到中心村和乡镇,陪读、寄宿等现象大量出现,对于很多农村家庭来说,教育的支出明显增加。由此也带来了教育上的贫富差距,部分山村学校出现高校录取比率下降的趋势。  学生都往中心村和乡镇集中 陪读、寄宿大军兴起  金寨县地处大别山深处,是全国第二大将军县,也是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在该县南溪镇这一所希望小学诞生地,连日走访多所乡村学校发现,农村优质教育资源日益集中,带来了大量的陪读和寄宿现象。  南溪镇丁埠中心学校下辖7所学校,包括1所1年级至6年级的完全村小学和4所1年级至5年级的不完全村小及2个只开到2年级的单班教学点。  丁埠中心学校校长易淑东介绍,按照国家要求,2005年开始乡村小学也要开设六年级课程,但由于山区居住分散,每所村小的学生生源十分有限,而按照国家1:25的师生配比,如果村村都开六年级的课程,教师将严重超编。因此,从2005年开始,丁埠中心学校集中师资力量在校本部开设了包括六年级的完全村小课程,所在地区的学生在就近读完五年级后,统一集中到丁埠中心校本部读六年级。  由于只有中心校才有六年级,为了读书,很多山区路途遥远的学生不得不在六年级就开始寄宿。目前,丁埠中心学校六年级的寄宿生已有近80人。  易淑东说,受条件限制,目前该校只能为六年级学生提供寄宿,但实际上,由于山区居住分散,一些教学点人员稀少,不少低年级学生也不得不集中到中心村学校上课,面临着寄宿需求。  在南溪镇上,集聚了包括南溪中学这一省级示范高中和金寨县希望小学、丁埠中学等一批师资力量较强的学校,因此,陪读和寄宿的学生近年来急剧增加。仅南溪中学目前在校的3000余名学生中,陪读生和寄宿生就占到八成左右。  南溪中学的政教处副主任余波说,有的家长把大孩带来读高中后,干脆把家里的小孩也一同带来读镇里的初中或者小学,有的甚至来读学前班。  “陪读热”带动镇商品房价格暴涨  南溪镇党委书记张善忠告诉,目前全镇已经形成了从幼儿到高中的完整教育链。到今年9月1日,已经集聚了各阶段学生7000多人,平均每1.5个学生后面跟着一个家长,全镇因教育就集聚了1万多人。  随着追逐优质的教育资源来到镇里的学生越来越多,过去镇里房屋没人租,现在租金已从每月一两百元涨到三四百元,特别是学校附近的房屋更是“一屋难求”。当地百姓告诉,现在镇里的商品房价格已经卖到每平方米2800元,刚刚新开的一个楼盘没几天就抢购一空。  詹广银是一位有着四年陪读经历的“陪读奶奶”,今年67岁,育有三女一儿,张浩是她的孙子。她家住在离镇上十多里地的王畈村,由于村里没有中学,到了初一必须要到镇里来读,詹奶奶不放心孙子便陪着来到镇上。  起初他们借住在亲戚家,后来便租住在一间楼房的地下室里。一年房租1500元,加上水电固定开销约2000元。詹奶奶说,这样的生活开销比在家读书贵出许多。  为了节省开支,詹奶奶在吃饭上对自己和孙子实行“区别对待”。自己只吃从家里带来的腌菜,一些自家菜地种的蔬菜瓜果尽量少吃,省出来给孙子多吃点。而从镇里菜市场买的菜“坚决不碰”,全做给孙子一个人吃。即使这样,他们平均每天也要二三十元钱的生活费,一年下来也得近一万元钱。  “陪读大军的出现是农村家长越来越重视教育的直接结果。”金寨县教育局局长霍飞认为,陪读反映了农村家长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望和需求,也提醒政府和有关部门,加强对农村优质教育资源的投入和建设的任务十分迫切。  加大贫困地区教育投入刻不容缓  值得关注的是,追逐优质教育资源除了带来教育成本的抬升,还在一定程度上引发教育上的贫富差距,这在高中阶段为明显。  南溪中学的老师告诉,现在有条件的家庭只要孩子能考出好分数,都会不惜金钱择校到县一级甚至市一级的中学去读书,家长也会跟着到那里去陪读。而一些家庭条件跟不上的孩子就只能留在乡村中学。由于城乡教育资源的差别,农村学校的录取率特别是进高校的录取率出现下降的趋势。  “2001年和2005年我校都有学生考上清华大学,这也是目前我校考上的学府。但自2005年以来,再没有考上过这样的学府。”南溪中学校长全国庆说。  全国庆等老师分析,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有三:  一是优质生源的流失。以今年的中考为例,金寨县中考成绩600分以上的将近900人,但南溪中学只招了100人,而且分数仅在600分左右。其他优质生源都流向了县或市里的示范高中;  二是城乡教育的“二元差距”。尽管南溪中学是省级示范高中,是全省乡镇中学的佼佼者,但与众多城市示范高中相比,在办学条件和师资力量上仍有差距;  此外,乡村留守学生较多,家庭教育不完善,家庭教育条件有限。以电脑为例,城市学生家庭的电脑普及率非常高,而农村恐怕1%不到,这些差距也导致学生知识面和眼界的差距。  “说到底是城乡教育资源的配置不均衡,优质资源大量流失到城市,导致乡村教育的落后。”全国庆表示,在新课改越来越倡导综合素质和学生知识面、解决问题能力的导向下,乡村学生过去那种“读死书,死读书”的应试教育和老师教学方法上的单调和枯燥,将难以应付新课改的要求。在这种形势下,今后农村孩子考清华、北大等学校的难度可能越来越大。  金寨县教育局局长霍飞认为,农村孩子上好大学数量呈下降趋势暴露了城乡优质教育资源分配失衡的问题。霍飞认为,随着国家加大对中西部教育基础建设的投入,农村中小学校舍等硬件建设都有很大提高,基本解决了“有学可上”的问题。当前突出的矛盾是如何“上好学”,如加强乡村学校现代化教学手段,充实的师资力量,扩容乡村学校学生宿舍等。他呼吁今后相关部门能有更多优质教育资源向农村倾斜,教育投入更多向农村倾斜,尽快缩小教育上的城乡差别,让更多农村孩子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 ( 杨玉华)

云收银系统
治疗方案
福州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