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锦州信息港 > 生活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二百七十七章云天宗的处境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3:26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二百七十七章云天宗的处境

第两百七十七章云天宗的处境

自冥神殿风波开始,这个不为人知的势力便是成为了天下所有人共同忌惮的存在。他们的行事作风不择手段,为达目的可以丧尽天良。曾经在一段时间内大肆劫掠天下人杰,惹得天下诸多势力风声唳鸣。

此番鬼村有变,传闻冥神殿会前来此地,也许与接引一具古尸有关。于是,天下各地宗派氏族都是不遗余力的展开行动,联合在一起要阻挠冥神殿。

或者,这算是一场反击,要杀杀冥神殿的风头。因此,天下三大皇朝,各地宗派世家都有人前来此处。

天元皇朝,古华皇朝,大夏皇朝三大皇朝集齐近万人,分散在这片山脉四方扎营,等候着玄天学府这头领路羊的到来。

因此,当此番诸弟子到来,很多人都是前往了各自宗派氏族中,与自己的同宗汇合。因此常余和雪月皆都有邀请,示意秦鸿与他们而去。

特别是齐柔与雪月两大皇朝的公主邀请,让得他忍不住的讪笑。两女这倒是次这样主动,隐约有种争锋相对的意思。这让他很无言。

“那个……我还是去找找云天宗的住址吧。”

秦鸿思来想去,终是拒绝了三人的好意。

常余没有挽留,含笑点头,他自是理解秦鸿的。而齐柔与雪月相视一眼,眼神却隐约有些不大好看。怎么看,都有种斗艳的感觉。

“若是有事,尽可来找我。”

齐柔随意的丢下了一句,便是舒展开腰肢,走向了一处万丈高峰中。在那高峰之上,插着一张一丈长的金黄色旗帜,上面一条纹着真龙腾霄图,龙背上纹着一个大大的‘齐’字。

那是天元皇朝的皇旗,代表是齐氏宗家的驻扎地。

“公子当心!”

雪月也是叮嘱一声,随即转身,如同一轮皎月腾空而起,朝着另一座山峰掠了上去。在那山头上,同样插着一柄大旗,是湛蓝色的,上面一轮圆月半隐在白云中,透着一种皎洁出尘的气质。

古华皇朝,以月为姓。

“那愚兄也便先行离去了。”

常余也不耽搁,朝着天元皇室所在山峰的一座邻峰而去,在那峰头上,四大豪门的常家大旗也是猎猎飘扬,预示着常家族人驻扎在此。

送走三人,原地也就只剩下秦鸿与阮天两人。

“你呢?去哪儿?”

秦鸿转头看向阮天问道。

“我跟你走呗,就当见见世面。”

阮天随口一笑,不以为意。他是学府执法者,按理是会与执法队一起出行。不过学府没有约束,阮天也不愿整天和一群杀气滔天的家伙待在一起。

所以,不如跟秦鸿去看看,见见云天宗之人。阮天可是很好奇,什么样的宗门可以培育出秦鸿这样的妖孽来。

秦鸿也没有矫情,与阮天两人在群山间游走,寻找到云天宗的去处。

方圆数百里之地,住满了各宗派之人,各大峰头插满了猎猎旌旗,那是三大皇朝内有名的世家,及天下宗派的驻扎地。

云天宗属于二流宗门,内部实力并没有多么强大,所以望遍各大峰头,也没有看见云天宗的旌旗飘扬。

而此时,在西南方向,一处小山丘上,寥寥几人坐落在此。一杆陈旧的旌旗插进山头,四方轻风吹过,旌旗恹恹不振的飘着,仿佛有气无力。

旌旗绣着的是一片白云,云彩上是一片湛蓝色的天空,天空上绣着‘云天宗’三个大字。

这正是云天宗的驻扎地,此番领队的是云天宗宗主云沧海,在他身后只有三位老者,皆都是云天宗的长老人物。诸弟子一个没来,没有一个人达至武道境界。

可见,云天宗已然落魄。

而在云天宗的周围,驻扎着十数家宗派,这些都是天元皇朝内的二流世家。但是相较起落魄的云天宗,其他宗派内或多或少都有着三五名弟子。

虽然年纪都在二十七八岁,资质不怎样,但好歹也是后继有人,不似云天宗青黄不接。

此刻,看着落魄的云天宗恹恹不振,没有其他宗门的蓬勃生气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二百七十七章云天宗的处境

,周围的宗派都是忍不住的窃笑,议论纷纷。

“云天宗落魄如此,而今哪还有资格位列二流宗门,简直就是侮辱我等。”

“建宗千年,却如此青黄不接,我看不如解散算了。”

“云天宗不复当年,现如今除了云沧海还可堪一战外,其他人都已是不如人了。若是云沧海死掉,云天宗也就只能沦为历史了。”

诸多二流宗派传出议论声,大多数都是嘲笑,对云天宗充满了一种藐视与不屑。若说百年前的云天宗,或许可让他们忌惮,但而今却是不值一提。

“也不能这样说,云天宗传闻出自云霄剑宗,那毕竟也是宗派。若是云沧海死掉,云霄剑宗也未必会坐视云天宗覆灭掉。”

议论中有老一辈开口,述出一段秘辛,谈及云天宗与皇朝宗派的云霄剑宗有关系。听口气,似乎关系匪浅,不似敌对。

“嘿,那可未必,现在的云霄剑宗可不再是千年前的云霄剑宗。两者虽有关系,但也未必如传闻中那般亲密。”也有老辈冷笑,并不以为意。

诸多后辈弟子闻言,不由得古怪的看了云天宗方向一眼。如此落魄的宗派,竟与蒸蒸日上,威震一方的云霄剑宗有所牵连。

山坡上,云天宗几人盘坐青石上,几位长老都是耳闻着周围人的议论,只觉一张老脸都是被气绿了。这些人真是太过分,背地里暗语伤人。

“宗主,难道我们就这样坐视不理吗?”有长老愤愤不平,显然气得不轻。

而在长老之前,山坡头上的云沧海却是从容镇定,闭目盘坐,调养生息的他并没有任何情绪。对于周围人的议论和嘲讽,他似乎都充耳不闻。

“向道之心一尘不染,何惧他人点评?”

云沧海心绪稳重,没有任何恼恨。也不知道是真正的超然,还是依然麻木到了颓丧。

“他们如此议论,简直就是在摸黑我云天宗。若是任由他们如此,以后云天宗还如何在天下立足?”有长老说道,对云天宗处境堪忧。

“时也,命也。”

云沧海淡然摇头,随后再次闭上了眼,盘坐原地吞吸吐纳。

几位长老见状,无不吹胡子瞪眼,真是肺都要气炸了,云沧海还是这般淡然出尘,真是让他们操碎了心。

“这次玄天学府大规模出动,学府众弟子出府,也不知道我云天宗的几位弟子是否有机会归来。”有长老感慨,惹得其他人黯然摇头。

“距离学府弟子招生不过半年而已,那几位弟子尽管天资不错,但想要在半年内突破至武道境界,显然是不可能的。”有长老叹息,让得云天宗的气势再次颓然了几分。

“若是百年前不出那场事故,我云天宗发展至今,这天下谁人敢欺。”有长老不忿,想起了陈年往事。

百年前的云天宗屹立天下,可不似现如今这样落魄。那时候的云天宗蒸蒸日上,即使诸多宗派都是比之不得。

但一场事故,却让云天宗毁于一旦,从此落魄,再不复从前。

“若是当年云霄剑宗出手,云天宗哪会沦落到这般境地。这个结局,云霄剑宗也是难逃其咎。”有长老恨恨咬牙,对云霄剑宗仇恨满怀。

提起百年前的事故,他们是真的伤心。

云沧海蓦然叹息,被诸位长老提及陈年往事,他已是痛心疾首。可终,他还是摇了摇头。过去的辉煌,再提及也只会徒增烦恼。

“只希望这一届入学府的弟子能够茁壮成长,他日归来发扬云天宗,让我云天宗再扬昔日光辉。”云沧海感慨一声,便是不再说话,其他长老也是心知云沧海的痛楚,蠕了蠕嘴,终是闭口不言。

周围二流宗派皆都知晓云天宗的过去,此番听到云沧海几人的叹息,无不摇头一笑,神色各不相一。

“过去的辉煌终究是过去,再想重头再来,难咯。”

有老一辈讥笑,不以为意,他们都是知道云天宗曾经的故事的。

“这也难说,万一云天宗再出现个妖孽,说不定还真能够带领云天宗踏出一条辉煌路呢。”有老人调侃,语气挪揄,惹得云天宗几位长老都是怒目而视,再也难以忍受对方的冷嘲热讽。

“兀那老贼,你休要乱言。当年我云天宗辉煌之际,你们宗派也不过是土鸡瓦狗尔。”一位长老忍不住的斥责,冲那调侃的老人断喝。

“嘿嘿,你也说了那是当年,不是现在。当年事你啦重提,也是不知羞耻。”那老人不以为意,根本不将云天宗放在眼里,这真是气得几位云天宗长老胡须喷张。

“你狂妄,老夫与你拼了!”

云天宗长老蹭的一下起身,浑身爆发出一股无形大势,愤怒至极的要冲向那名老人。

“谁怕谁啊?想动手,老夫与你走上两招又何妨。”那老人也是不落下风,冷哼而起,浑身同样爆发开一股无形大势。

两人都是武道,且修道多年,而今都是极境,爆发开浑身气势,方圆百里之地都是有感。恐怖的气息蔓延,诸多弟子都是无法承受,有种将要窒息的感觉。

“老不休,速来送死!”

云天宗长老怒喝,拔地而起,便要与那位老人对决。但在此时,虚空中迎面走来两道身影,皆都是年轻人,年岁不大,横踏虚空而至。

“小小螨虫,何须吴长老亲自出手,且看弟子代您擒来。”

天空中传来一声轻笑,陡然间,那两道年轻身影如同大鹏展翅,朝着那挑衅云天宗的老人俯冲而下。无形之中,一股浩瀚之威从天而降,震得诸天都仿佛颤栗。

这一刻,满场不知多少人变了脸色。

AA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医保医院吗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如何乘车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来院路线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