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锦州信息港 > 历史

大泼猴 第一百八十二章 :毅然决然

发布时间:2019-09-24 15:17:46

大泼猴 第一百八十二章 :毅然决然

萧瑟秋风扫过,满地的落叶,寂静的山路。

风铃一步步地走着。

走在黑漆漆的山道上,抬头仰望天空中半匿云间的月。

“他们都骗我,为什么你也要跟着他们一起骗我?”她囔囔自语:“走的时候明明说好了三个月就回来的……”

一去,三个月,变成六年,如今,只剩下“我很好”三个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低下头,她迈开腿,默默地走着,呆呆地走着,仿佛失了魂一般。

那双布鞋踩在满地落叶上,发出吱吱的声响,如同一根根的针扎进心里。

回到凌燕里,她看到那没有灯火的猴子先前住的小木屋。

黑漆漆地,就好像要把整个世界都吸进去一般。

呆呆地站着,眼泪终于决堤,沾染了月色在这冰冷的夜里散发着点点晶莹划过脸颊,滴落在地。

抹去泪珠,她咬住嘴唇强忍着不哭出声,却止始终不住泪水。

六年了,她几乎每日都会打扫,每当闲暇时,又会忍不住备上一些水果,心里总是巴望着那只倔强的猴子什么时候会从角落里跳出来俏皮地朝自己笑。

“刚回来,肯定会饿了吧。”她想。

多少次在梦里见到那只倔猴子盘腿坐在卧榻上,一边啃着水果一边给她讲这几年的事。

而在那个时候,她就会甜甜地笑,也许会笑到流泪。

可整整等了六年。她什么也没等到。

“他不回来。那我可以去找他。”她想着。

靠着须菩提的灵丹妙药。她终于熬到了可以出观的炼神境,终于可以离开斜月三星洞到凌云阁去修行了。

以为终于可以见面了,为了这件事,她多少个夜晚失眠。

可,他根本就不在那里。他再也不会回来了,这一生,再也不能见面了吗?

她的心微微颤抖着,锥心的痛。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

她呆呆地站着,默默地流着泪。

清风子说猴子没事,可他真的没事吗?

如果先前的一切都是谎言,那么这一句,还值得相信吗?

“如果他真的很好,为什么只给我三个字?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是怕我伤心吗?”

月色中,她捂着嘴瘫坐在地,望着那漆黑的小屋不住地抽泣。

六年了,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天地,四处都有巡天将。四处都有天军,天庭与妖势不两立。而他是妖。

“他究竟遇到了什么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事?为什么不肯让我知道……”

月下,较小的身躯,捂着脸不住颤抖

大泼猴  第一百八十二章 :毅然决然

,抽泣。

那心碎成了粉末。

“为什么,连你也要骗我……”

一阵风从她的身边刮过,吹乱了头发,吹起满地落叶。

整个世界静悄悄地,只剩下呼呼的风声与微弱的抽泣声。

只剩下致命的冰冷将她团团围绕。

“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许久,她攥紧了拳头,紧紧地咬着牙,仰起头。

洁白的月光照亮了微微蹙起的眉,含泪的目光中只剩下与伦比的倔强,如同记忆中那只跪在门前的猴子一般的倔强。

“我,一定要弄清楚。”

抹去泪痕,她挣扎着站了起来,奔入自己屋内,换上便装,束起长发,捆紧了衣袖。

从卧榻下拉出一个木箱子,翻开,那里面是这么多年来众人送给她的宝物。

一件取出。

灵鞭束在腰间,匕首插入长靴,袖里箭,符篆,长剑,短刀,所有的一切都被翻了出来,从小长在道观中,不善武的她将自己武装到了牙齿。

后将整整十二小瓶的伤药放入包裹中,她背起包裹,手持长剑转身打开了木门,猛地怔住。

一阵微风刮过,扬起月朝的衣袖。

他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风铃,淡淡叹道:“师傅都告诉我了,别去。花果山不是你该去的,炼神境,就凭你那腾云术,去不了,我也不会放你去。”

没有言语,风铃“锵”|的一声抽出长剑指向月朝,给出了回答。

剑锋上寒光闪烁,月朝缓缓瞪大了眼睛,怔住。

……

远远地看着两人,丹彤子靠在飞云阁的围栏上指着远去的风铃嚷嚷道:“月朝会让她走吗?”

青云子幽幽地呵了口气,吹散茶杯上腾腾的烟雾,轻声道:“难说。不过,不让她走,能怎么样?”

丹彤子啧啧笑了起来:“你说,那猴子,究竟哪里好了?”

青云子仰起头叹了口气,淡淡笑道:“我也想不明白啊。所以,活该我们孤寡,哈哈哈哈。”

……

潜心殿中,清风子猛地起身。

“坐下!”坐在棋盘对面的须菩提叱喝道:“下完棋再走。”

捋开衣袖,伸手,一子落定。

“到你了。”

清风子怔怔地望向棋盘。

低着头,须菩提的手又摸向了棋篓,眼皮微微抬起,看了一眼面色略略有些惊慌的清风子,道:“早和你说过了,管不住。就算阻得了一时,能阻得了一世吗?”

“师傅,如果风铃出事了,我怎么对得起她的父母!”

“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命中注定的事,顺其自然便是了。”呆呆地看着棋盘,须菩提深深吸了口气,苦涩地笑了笑,缓缓说道:“同为人师,你以为,为师会比你好受多少?”

青灯下的潜心殿,静默。

怔怔地望向这个沉默的老人,许久,清风子轻声叹息,盘腿坐下,伸手粘起棋子。

“师傅要为苍生赌一个未来,可曾想过,我们这一众门人的未来,又在何处?”

……

夜色中,风铃咬着嘴唇,举着剑,微微颤抖着,眼泪一滴滴地下坠,哭喊道:“让开……”

剑都没握对,可她却依旧在坚持,咬着牙,寸步不让,一如多年以前那个冰冷的夜晚,她撑开双手挡在那只奄奄一息的猴子身前。

寸步都不会让。

“让开……”声音已近乎哀求。

月朝呆呆地看着风铃,犹豫着,许久,那一柄拂尘终究是缓缓垂下。

风铃低下头,散落的长发遮掩了面容,她紧咬着嘴唇,持剑步与月朝擦肩而过。

“等等!”

风铃背对着月朝,停下了脚步,攥紧了剑柄。

“注意点,别出事了。有事,告诉我。”月朝轻声道。

“谢谢你,师兄。”

驭使着刚刚学会还不熟悉的术法,这个倔强的女孩怀抱着平生大的勇气,第一次,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斜月三星洞朝着东方飞去,再没回头。

……

南瞻部洲,昆仑山。

茂密的丛林里,微风骚动绿叶。

化身道徒的猴子拨开枝桠,从树上一跃而下,呆呆抬头透过树冠的间隙望向悬在头顶的月,许久许久,竟愣了神。

“为什么我会忽然想起那小妮子呢?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了吧。什么都不知道才是幸福的。”

叹了口气,许久,他奈地笑了。

低下头,这只猴子攥紧了行云棍,沿着预定的路倔强前行。未完待续。。

p:要码出有感觉的章节,那绝对是心力交瘁的。

有些章节根本法用字数来衡量,所以,还希望大家尊重作者的劳动成果。

记得点攒!!!!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订!

还有就是,谁顺手把甲鱼粉丝榜前十里的后一个舵主给消灭掉啊!

安顺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九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绍兴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深圳鹏程医院专家
南京新协和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