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锦州信息港 > 汽车

上海聚集多机器人公司如何建机器人产业园

发布时间:2019-04-11 04:45:55

九月中旬,在刚完成装修的办公室里,张志勇指着窗外不远处的一栋矮楼告诉界面,“我们租了那栋楼里1300平方米的厂房,很快就会有设备运进去了。

张志勇是上海华括自动化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华括)的总经理,他的公司地处距离上海市中心约20公里的浦东康桥工业区(下称康桥)。在康桥注册的华括今年2月刚刚成立,是一家

下游系统集成商,角色类似于工程公司,主要从事焊接、机器人3D加工业务,为工厂量身定做自动化生产方案。

张志勇与人合伙开办了这家新公司,他的合伙人此前在东北经营同类型的公司,为汽车制造商提供机械手设备,每年营收约4000万元。

引入华括对康桥意义颇为特殊枣价格批发
。创建于1992年的康桥是上海早的市级工业区之一,去年下半年,康桥正式提出发展机器人产业的设想,并在年底启动招商引资,华括是此后引进的家机器人企业。

康桥(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薛明告诉界面,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土地指标相对趋紧,传统制造业面临越来越多的困难,机器人产业被视为康桥转型的方向之一。

康桥谋划发展机器人的现有优势,是早在2009年就入驻的电气化巨头ABB。该工业区的机器人销售收入几乎都来自ABB,只有约2%由昂华自动化、优爱宝等中小公司所贡献。

瑞士ABB公司与日本发那科公司、日本安川电机、德国库卡,并称为机器人行业的“四大家族”。在中国市场,“四大家族”的工业机器人销量占到总销量的四分之三。ABB在全球有三大机器人生产基地和研发中心,这其中就有位于康桥的生产基地和研发中心,该公司在中国销售的逾九成机器人在此制造。

“拥有一家的龙头企业,以此为依托发展机器人产业,替换原有的传统制造业,是产业园较为普遍的发展逻辑,”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王迎春分析称。

在康桥以北约40公里,位于上海市宝山的顾村工业园区(下称顾村),在三、四年前也有这样的打算。面积仅有2.95平方公里的顾村,在1994年成立时为区级工业园区,2006年才升格为市一级。顾村的面积只有康桥的九分之一,经济体量亦与其相距甚远,去年发布的上海103家开发区工业总产值排名中,康桥位居第3,顾村则排名第37位。

顾村与机器人结缘可以追溯到2008年。“四大家族”之一的日本发那科与上海电气集团,在当时合资成立了上海发那科机器人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发那科),并在为新工厂选址。顾村也在物色招商引资的对象,因为看好机器人行业的发展潜力,顾村决定招揽上海发那科到园区建厂。

2010年小盆栽价格
,上海发那科2万多平方米的一期工厂在顾村工业区落成,发那科的中国总部也顺理成章地落户于此。两年后,顾村挂上了“上海机器人产业园”的招牌,想通过引进机器人产业完成转型。

再度引进与发那科同等量级的大企业,是顾村的目标。但是,顾村早年已经完成了轮开发,要想为新项目腾出空间,就必须向原有的业主支付高昂的搬迁成本。

一位接近顾村工业区政府的人士称,当年为了引进上海发那科,和另一个相对小型的机器人项目,顾村为此支付了约1亿元的资金成本。对于资金实力有限的园区,频繁使用这样的方式让机器人项目落户,并不具备可操作性,“虽然挂着上海机器人产业园的招牌,但顾村并没有享受产业发展的特殊扶持政策”,他说。

与此同时,除了已经落户的ABB和发那科,其他机器人巨头也陆续在上海安营扎寨,使得这座城市集聚了国内数量多的机器人公司。不过,这些机器人公司的基地分散在了上海的各个角落:2013年,“四大家族”之一的库卡在上海西郊的松江区新设了工厂;同一年,国内的机器人公司,新松机器人(()把国际总部设在了浦东区的金桥,并在浦东临港建设了新的生产基地;新时达、沃迪等本地机器人公司则分别位于市郊的嘉定和金山。

王迎春告诉界面,工业园区希望发展机器人产业的生态系统,形成上下游产业链,但是以目前的产业现状来看,短期内很难达到这个效果。

顾村曾经想引进“四大家族”之外的二线外资机器人品牌,但对方认为,在中国市场销量不大,相比在当地建厂,直接出口是更为经济的方式,顾村的想法未能实现。

康桥希望通过本体机器人制造企业ABB,来吸引上游零部件、及下游的集成商入驻,并向国内一些知名厂商发出了邀请。不过,在全国机器人产业园“大跃进”的背景下,已打响名气的机器人企业成为各地政府争抢的对象,而以“挖墙脚”的方式,撬动在其他地区扎根的机器人公司,难度更甚。

康桥(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薛明分析认为,上海的土地价格不具有优势,“江浙两省距离上海两小时车程的一些市县,地价只有上海的十分之一”,他说,机器人零部件制造商更倾向于选择地价更低的地区设厂。而各地园区针对机器人企业所提供的地价优惠、税收减免甚至启动资金补助,也是上海不能提供的。

类似华括这样的下游系统集成商,成为康桥的主要招商目标。这些系统集成商体量小、数量多,被产业园视为招商引资的“蓝海”。集成商发展中为仰仗的专业人员,又是上海具备的重要优势之一。

张志勇的合伙人放弃在东北的公司,选择南下也是出于这一考虑。“在东北招聘时,打了半年广告,也招不到一个合适的技术人员”,他说,上海则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没有技术人才,有再多的土地、税收优惠,也没有实际意义。”

重点招徕系统集成商,也曾是顾村选择的发展路径。在挂牌上海机器人产业园的三年时间内,顾村集聚了约20家与机器人相关的系统集成商。这些集成商与机器人本体制造商发那科相互配套,形成了直达终端用户的产业链新酷厂家直销

不过,前述接近顾村工业区政府的人士表示,这些集成商大部分是租用500平方米左右办公室的小企业,“单靠这些企业,很难撬动整座工业园的转型。”

顾村正在调整转型思路。除了吸引系统集成商,还试图搭建机器人产业链的服务平台,与其他园区形成差异。比如建立国内机器人培训基地,提供机器人应用操作、维护及保养各方面的专业人员;在园区内设立面向工业机器人终端客户的常设展,为机器人企业搭建展示交易平台。

不过,上述设想还停留在纸上谈兵,资金和资源成为顾村发展机器人产业的掣肘。上海市机器人行业协会一位内部人士称,仅依靠顾村工业区现有的层级及资源,在机器人产业发展上很难有所作为。

顾村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前述接近顾村工业区政府人士说,他们也担心,以目前的发展速度,会错过机器人行业的窗口期。

而康桥所面临的问题是,沿袭着顾村过去几年发展机器人产业曾走过的道路,这座体量更大、拥有更多资源的工业区,能否在顾村的基础上有所突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