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锦州信息港 > 金融

谷歌CEO我保证绝不会从政一辈子留在谷歌

发布时间:2019-06-13 21:18:04

北京时间5月21日消息,谷歌董事长兼CEO施密特今日在伦敦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他在采访中谈到了报纸的未来发展、广告的发展以及与反垄断有关的一些问题。采访内容摘要如下:

对新媒体时代内容的看法

金融时报:你近在一次会议上对报纸行业的企业家、说过,他们需要加大创新力度。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

施密特:我想,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重要的是,人们现在正在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在各种不同的设备上阅读。报纸只是人们获得信息的一个渠道。因此,我认为报纸应该将所有的渠道都连接起来,尽可能从每一个渠道获得信息。它们必须寻求与谷歌以及我们的竞争对手展开广告合作的新途径,我认为这样终就能创建一个充满活力的报纸业。

金融时报:你认为对络内容收费怎么样?现在很流行那样做,但是那样做行得通吗?

施密特:我认为行不通,但是人们还是会尝试,而且人们也愿意去尝试。对于大部分内容行业的人来说,他们还是喜欢广告模式。但是对于那些比较特殊的内容,比如高质量的报刊文章,我想收费模式还是可行的。但是对于一般性的来说,他们还是用广告支持的模式来运作。

金融时报:你刚才说到高质量的报刊文章,象纽约时报里的那些文章属于高质量的报刊文章吗?或者你指得是更加专业性的内容?

施密特:我不想对具体报纸发表评论,专业读者会进行评论的,如果能支付一定酬劳的话,他们将会非常乐意去做这类工作。但是我认为一般性的是不可能收费的,因为免费的同类内容太多了。

金融时报:当高质量的普通变得足够少的时候,是否有可能对上的普通收费?

施密特:大多数人认为,在我们的政府周围、重要的城市周围,总是存在着足够多的竞争。然而我们现在丢失的是二级市场,我们没有那么多资金去开展二级市场的业务,没有那么多的报纸和。 我担心那种本地可能会逐渐消亡,它们不知道如何解决那个问题。

金融时报:你是否考虑过收购一家报纸?现在的报纸都很便宜。

施密特:实际上,我们确实考虑过这巴彦淖尔癫痫治疗要花多少钱个问题,而且我们一直在努力不越过谷歌提供的基础设施和技术与我们的合作伙伴提供的内容之间的界线。这中间有一个分界线,我们一直在努力待在自己这一边。

金融时报:那么你对先驱报的股份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施密宜春医院治疗牛皮癣特:我不想针对具体报纸发表意见,通常,我们会让内容供应商用它们自己的方式做好它们应该做的事,我们负责与它们合作并努力帮助它们赚钱。

金融时报:假如你站在观察员的角度上,你认为David Geffen是不是真的想买纽约时报? 他能管理好纽约时报吗?

施密特:我想他肯定是个好的买家。正如你所知道的,纽约时报的真正所有者是苏兹贝格家族,而且纽约时报是通过投票来进行控制的,我不知道它以后的结构会是什么样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确实不知道David决定怎么做。

金融时报:那你自己的情况如何? 你已经与华盛顿邮报进行了谈判,你是如何决定的?

施密特:我们很有兴趣去开发络版,我们同许多报纸进行了谈判,华盛顿邮报是其中的一家。络版可以满足人们了解信息的需求,同时有助于广告更好地发挥出作用。对我来说,我在上阅读的报纸应该记住我读的内容。 它应该能够让我更深入地了解背后的故事。我们现在正在进行这种探讨。

金融时报:那么你们不会开发阅读的硬件产品了? 你们不会推出iPod或者Kindle那样的产品? 而是去改变报纸在上显示的方式?

施密特:在这个问题上,谷歌只是一家软件公司,而不是硬件公司,我们有硬件方面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的主要兴趣是扩大络报纸的阅读平台。

金融时报:如果你们通过这些合作取得成功,即络报纸从商业的角度来说变鞍山牛皮癣治疗钱得可行的话,你是否打算与整个行业分享成功的秘密?

施密特:我们一般不会单干,因为人人都能从创新中受益。我们不知道如何去规划创新,因此我们会拼命地尝试,有时候尝试的创新项目会成功,有时候则不成功。 但是如果我们在这个领域开发出一款伟大的产品,我们会大范围推广它。

金融时报:你认为你们成功的机会有多大?

施密特:非常大。

金融时报:今年可能成功吗?

施密特:我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这对我们和我们的用户来说都很重要。 对整个行业来说也很重要。从技术发展前景的角度来说也同样重要。

金融时报:除了华盛顿邮报,你们主要还跟那些人合作?

施密特:我不想谈论具体的公司。

金融时报:某些人担心许多美国报纸的财务状况不佳,他们认为某些报纸应该转变成非赢利性的报纸。你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吗? 那是否会成为报纸今后的运营模式?

施密特:有个关于报纸的老笑话,说的是某些报纸很多年前就已经是非赢利性的了。我想,实际上汇总和赢利性运营模式一直存在着一种不愉快的关系,因为报纸很难从某些文章中赚钱,但是那种文章却又是很有价值的。 因此,报纸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分类广告和印刷广告。内容很吸引人,但是都跟盈利无关。 它注定会受到技术的挑战,实际上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

金融时报:报纸已经开始提到试图说服你、谷歌以及谷歌分出一部分收入给它们,尤其是从你们通过它们的内容赚取的收入中分出一部分收入。难道那不是个好主意吗?

施密特:我们已经明确,我们提供给合作伙伴的价值就是流量。因此,我们想为它们的站和内容提供无数的用户,因此我们才敦促它们把内容挖掘得更深入透彻,使用更好的工具等等。 从我们的角度来说,那就是真正的源。在我们的模式下,我们大部分的收入都直接来自阅读报纸,实际上就是通过这些系统为它们创造价值的。 现在的问题是,当人们在上阅读的时候,我们没能赚得收益,因此如果我们将我们从其他与报纸无关的业务中赚到的钱分出去,我想这种模式谁也支持不下去。

金融时报:如果你不能找到更多的分成模式的话,你认为那样不会有风险吗? 那时为你们的服务提供的源头不会枯竭吗? 你们可能会杀死下金蛋的鹅。

施密特:我们之前谈论的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依靠的是高质量的内容。 如果生产内容的人活不下去了,那对于我们双方来说都是个悲剧。因此我们需要高质量的内容。 业内就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也展开过讨论,但是终,问题不在于我们,因为我们不能用别的收入来填补这个漏洞。的解决方案应该是我们通过某些产品从广告客户和用户那里赚到足够多的钱,到那个时候分成才有意义,才能有足够多的收入来支持这种高质量内容的结构模式。

金融时报:你认为目前的这些讨论是否会令我们重新考虑合理使用内容的规则?

施密特:我想不会,因为对合理使用内容的规则发起的任何攻击都会影响到各种不同的版权协议,而在版权保护的行业,那种攻击是很难成功的。我们已经在美国制定了合理使用内容的基本原则,并得到了普通的认同。 就我个人的经验来说,律师们总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而争论不休,比如它是30秒还是15秒等等。 但是这里已经有一个规则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而且那个规则不太可能会发生变化。

预防护理
美食美味
白癜风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