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锦州信息港 > 养生

从单纯投资矿产到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中企投资

发布时间:2019-04-11 11:37:09

盯着大宗商品的人们为关心的,除了矿业巨头们的投资计划和商品价格之外,还有中国企业的相关海外投资。

现在,在澳大利亚能看到很多华人,遇到在西澳的华人,上前问候,多半是来西澳投资矿产的。

西澳大利亚州政府矿石石油部常务副部长理查德赛乐斯向《每日经济》谈了他对中信泰富等在西澳投资的中企的看法。他认为,近十年来中企投资越来越理性了,有从单纯投资矿产到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的趋势,而西澳政府在石油和矿产资源投资方面是完全开放的。

矿山里的中国人

Tomprice是力拓集团在西澳皮尔巴拉地区开采的一个矿山,包括Westernsyncline在内的多个矿山。Westernsyncline矿山在Tomprice矿山西北方向20公里处,是2012年开发的,也是Tomprice矿山一次扩产,现在年产达1500万吨,储量为3.3亿吨。目前其10号新矿体年产可达600万吨。

Tomprice矿山自1962年被一个叫Tomprice的钢铁商发现,也因此以他的名字命名。1966年该矿山到帕克角的铁路通行,启用了选矿厂,至今累计产量达到5亿吨。该矿山2006年扩产,从年产1500万吨扩到2200万吨。2013年,这里的可卖矿石达2150万吨。

这里距离丹皮尔港有291公里,矿石需要9辆装载卡车和30辆运输卡车运到兰伯特角港和丹皮尔港口。矿山上1100多名矿工中有80%住在这里,包括10.5%的土著居民,也包括中国工程师胡伟堂。

胡伟堂是中国湘电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湘电集团)的工程师。

2012年5月,力拓为湘电集团交付4台额定负载能力达230吨的矿用自卸车,开了一个庆祝仪式。这是力拓首次从中国制造商采购根据个性化需求量身定制的矿用自卸车,也是湘电集团矿用自卸车实现首次出口。据悉,一台自卸车就要上千万元,一只轮胎有两人多高,造价达上百万元。

2012年9月,这4台自卸车运往TomPrice矿山投入使用,并进行了为期三年的实地测试。

9月23日下午两点多,力拓集团TomPrice矿山的负责人对胡伟堂说:待会儿你将会见到一些人。但是并没有告诉他将见到的是一行中国人。

胡伟堂见到后,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因为他一个人在这里待了很久。目前,他在TomPrice矿山记录自卸车的运营以及反馈车辆监控,并学习力拓的管理方式。

他告诉《每日经济》,本来有3个湘电工程师在这里,但另外两个回去了。他跟中国其他公司海外派驻员工一样,一般是工作两个月,回去休息一个月。

除此之外,力拓集团还从中国齐齐哈尔轨道装备有限公司采购了6500节矿车,从上海振华重工采购了用于港口扩建的钢结构。据力拓铁矿集团首席执行官兼力拓集团中日韩业务执行官何彦枢说,4年来,力拓从中国共采购了50亿美元的设备,未来采购金额将会更多。

你们使他(胡伟堂)想家了。临走时,力拓集团的员工们对一行说。

力拓与中企的合作

力拓从2.9亿吨到3.6亿吨的扩产计划,主要在皮尔巴拉地区。皮尔巴拉地区的帕拉伯杜采矿作业区包括帕拉伯杜铁矿、恰那铁矿和东兰奇铁矿。2013年,这三个铁矿年产量为2400万吨,约是皮尔巴拉地区产量的1/10。

帕拉伯杜是当地土著人形容鸟的名字。1972年,帕拉伯杜铁矿投产,旁边的帕拉伯杜小镇是开发矿山时顺便建的,大约有1500人。帕拉伯杜矿山运营总经理思考特威尔金森(ScottWilkinson)就是小镇上的居民麦吉丽素颜三部曲
,他在力拓集团工作了19年。他每年会和中方的合作伙伴中钢和宝钢的人员正式见面2次到3次。

恰那铁矿在帕拉伯杜南25公里,1987年由中钢和力拓集团哈默斯利铁矿合作开发,其中中钢持股40%,由皮尔巴拉铁矿运营,1990年正式投产。2012年5月,恰那铁矿庆祝矿山出产2亿吨铁矿石。2010年12月,双方决定恰那铁矿再扩产5000万吨。威尔金森说,与中钢的合同到期后,合资公司决定将再继续合作5年。

而东兰奇铁矿是力拓集团和宝钢于2004年开始的合作项目,位于帕拉伯杜南10公里处,铁矿石年产量达1100万吨。

2002年6月,宝钢与力拓集团正式签订在澳大利亚组建宝瑞吉矿山公司的合资协议,在20年合资期内,力拓集团旗下的哈默斯利公司将向宝钢供应2亿吨优质铁矿石。9月初,力拓和宝钢的高管在皮尔巴拉地区举行了合资公司铁矿石投产十周年合作庆典。

威尔金森介绍,这三个铁矿都采取传统的露天开采模式,使用钻井和爆破方式采矿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每个爆破孔间距为10米,需要9辆初级挖掘车、23辆大型运载卡车和4辆小型卡车。

经过三个阶段破碎和分筛后的铁矿石,将经由386公里的铁路运送至丹皮尔港和兰伯特角港,往返一趟需要38小时。其中,东兰奇和恰那铁矿共用一个25公里的传送带到帕拉伯杜中央选矿区,进行二次选矿。

威尔金森说,这三个铁矿的正式员工和合同工一共有860人,已经开发了40年,在他退休之前这三个铁矿的采矿寿命不会结束。西兰奇矿将是力拓集团未来要开采的矿山。而不论是何彦枢还是力拓集团首席财务官克里斯林奇,都避免对身陷债务危机的中国合作伙伴作负面评价。8月8日,中钢集团曾到珀斯拜访过力拓集团。

何彦枢说,中钢和宝钢,一个是贸易公司,一个是钢厂,但是这些人都是具有专业和国际化素质的商业人员,他们在谈判过程中展示出非常强硬但有礼貌的姿态。至于合资公司合同到期后是否会延期以及分成情况,何彦枢称届时合资公司各企业都会再讨论,这是商业秘密。

投资项目环评要求严格

在我们谈话期间,就有2万多个勘探项目正在进行。赛乐斯说。赛乐斯在西澳州政府工作了6~7年。根据法律,西澳州政府对土地具有所有权。

西澳是澳大利亚的洲,面积为250万平方公里杏树苗
,但只有250万人,平均每个人拥有1平方公里。西澳是澳大利亚资源丰富的州,共拥有53种矿产品,占整个澳大利亚的60%,价值1130亿澳元,其中出口增加快的是铁矿石。

西澳有矿山近1000个,矿产项目522个,40多个油气项目,其中有28个地理位置在联邦水域。赛乐斯说,在这里投资,需要保证矿权系统合法合规,不仅包括与原住民和社区的关系、环评,也包括税收。2013年,西澳石油税达70亿澳元,占西澳政府税收的25%。这些税收将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和教育。

而环评方面的要求也十分严格。以力拓集团扩建的COB港口为例,因为这里是海龟下蛋的地方,力拓集团需要考虑和解决如何不影响生态的问题。此外,港口路线覆盖了土著人的居住地区,也要跟土著人协商。还有船下锚的地方需要打桩,如果惊动了鲸鱼,栈桥就需要暂停。这涉及到很多批复,快的话18个月可以完成。

赛乐斯说,西澳的石油和采矿业是完全开放的,只是需要注意,如果在高风险的勘探时期进入,那么企业可以全资投资;如果在勘探后投资,会有不能超过10%的投资限制。

对于中企投资,赛乐斯以曾经巨亏的中信泰富为例,说中国企业投资西澳一般都选赤铁矿,结果中信泰富投的是磁铁矿,他们没有搞清楚自己投资的是啥,但他并不认为导致中信泰富巨亏的是铁路港口等物流瓶颈。

而对于磁铁矿,澳大利亚本土没有开采经验,所以中信泰富的投资多花在了从没有技术到开发出技术的过渡阶段。从开采、破碎到选矿处理,中信泰富现在克服了这些技术问题,产业规模化之后,就可以逐渐收回投资。

如果我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投资,我会倾向于先找一个当地的小伙伴。赛乐斯说。

目前,中海油澳大利亚的子公司获得了西澳北卡那封盆地WA-484-P区块的勘探许可。除此之外,中国有来宝集团、励晶集团、华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宝钢等11家企业在澳大利亚投资有铁矿项目。

民企在澳洲也投资矿产项目。据悉,由于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质量较高,所以中国企业现在比较注重港口和铁路等基础设施。

赛乐斯说,其实西澳的基础设施需求现在不是很大,南北各有一个港口,其中一个是西澳和联邦政府共建的,另一个是私人投资、政府资助建立的。这两个港口的基础设施是多用途的,开放给多个公司使用。需要说明的是,西澳矿产资源投资的官,用中国政府机构的ID访问是打不开的,而私人电脑则可以浏览。

(:中冶有色技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